济南市“身边好人”评选活动候选介绍
52502号刘成春

        如果老母亲从年轻就患有精神疾病,作为儿子要比别人家的孩子多承受更多压力;如果自己的儿子从小是个脑瘫智障儿,当父亲的要别人付出几倍的艰辛;如果朝夕相处的爱人得了尿毒症,做丈夫的就需要用自己的双肩扛起整个家庭的重任,假设这个女人再得了精神分裂症,哪怕是一个铮铮铁骨的铁汉,也会被压弯腰杆。


        无论哪个家庭,如果不幸拥有上述三种情况之一,每一天都是一种水深火热的生活;假设这三种情况都发生在一个家庭,谁都无法想象,一个集儿子、父亲、丈夫于一身的男人,是承受着怎样的心理压力,咬着牙撑了8年多……


生活没有假设,当假设照进了现实,就是现实的生活。这个生活中的主人公,就是济北街道济北北区刘家村的刘成春。


        原本还算幸福的小家


        刘成春,1969年出生,48岁,父亲曾是抗美援朝的老兵,早年亡故,母亲自他记事起精神就不好,时常疯疯癫癫,没有劳动能力。刘成春从小过早的品尝了生活的艰辛,为人老实,做事踏实,头脑灵活。1988年,经人介绍与同村姑娘刘秀云结婚,1991年,两人生下一个女儿。夫妻二人勤劳能干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
1997年,村里号召建蔬菜大棚,头脑灵活的刘成春和妻子一商量,决定上大棚。一年下来,收入比往年翻了几倍,生活日益宽松,家庭条件日趋好转。2008年,他们对整个院子都进行了翻盖,五间外贴瓷砖的瓦房,置办的各式家具,日子越来越有盼头。


        接二连三的厄运


        1998年,两人符合二胎生育条件,又生育了一个男孩。因生产时难产,胎儿缺氧过重,患有脑瘫、语言障碍、行走障碍、视力障碍、癫痫等一系列疾病,身体发育迟缓,19周岁仅有一米四左右的身高,经鉴定达二等残疾。儿子虽然患先天疾病,夫妻二人种着蔬菜大棚,家庭收入还算可以,生活还算平稳。


        2009年,妻子刘秀云身体感到不适,经检查为尿毒症。治愈尿毒症最好的方法是换肾,但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,根本无力支付。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隔一天去一次医院进行血液透析,但长久的费用也让刘成春难以接受。好在申请了贫困尿毒症患者补贴,国家给承担80%的透析费用,并且医院120车专车免费接送,自己支付2万余元就够了。妻子患病,生活的重担只能由刘成春一个人来扛了。


        2015年,刘成春的母亲患鳞状细胞分化癌,脸上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,手术切除后,因无力支付后续放疗费用,只好回家通过药物保守治疗,但每年也需要几千元。


        2016年9月份,刘秀云连续五、六天有时自言自语,有时较为亢奋,并陷入一种妄想状态,甚至晚上拿着菜刀说有人要杀她,被鉴定为间歇性精神分裂症。而儿子看到妈妈又病又闹,癫痫病犯的越来越频繁。


        不甘于命运的捉弄


        刘成春,一米六五左右的身材,体重不足一百二十斤,看上去十分瘦弱,但面对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打击,他却表现得异常坚强。说到家庭变故的不幸,他说:“母亲和儿子一个是生我的人,一个是我生的人,妻子是我最好的伴侣,无论病到什么程度,我都会尽我最大努力去为他们治疗。”


        刘长春很清楚,家庭的转折点是从2009年爱人确诊尿毒症开始的。从2009年到2016年,整整七年时间,他不光要照顾好三个病人,还要打理一座70多米的蔬菜大棚和家中5亩口粮田。最让刘成春难以接受的,是妻子患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以来,只要一犯病,就需要立即找人帮忙摁着给她灌药,蔬菜大棚里什么活都要放下,生怕给街坊四邻惹事。有一次妻子犯病,说是有人要杀她,拿着菜刀爬上自家东屋后,直接跳入东面邻居院里,导致腰椎受伤。因家庭经济条件有限,只好放弃手术治疗。平常妻子一腰疼,就需要刘成春给她揉捏推拿。


        刘成春说:“虽然她现在这个样子,毕竟是我的结发妻子,是我两个孩子的母亲,也为这个家做出了辛勤付出。我是个农村人,没有多少文化,用电视上的话就是‘不抛弃,不放弃’。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把妻子的病治好,她好了,我们这个家才算完整。”


         说到这里,刘成春的眼神里满是希望。他在盼望着,将来有一天,妻子能好起来,能够像从前一样和他一起照顾老母亲和儿子,一起共同承担生活的风风雨雨。